第1章 新的机会
作者: 笔龙胆 更新时间: 2022-01-29

  本来分管副镇长会跟萧峥一起下村检查矿山安全,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县里一个副县.长临时要到一企业调研,副镇长被叫去陪同。

  萧峥只好一个人赶到村里来。

  没有分管领导的加持,村里的书.记和村长,就没把萧峥当干部。非但没陪他上矿山,当萧峥一个人检查完回到村里指出问题的时候,村支书说有事先走了。村长跟一个水泥厂老板谈事情,让萧峥到外面等。

  这一等就等了两个多小时,天色都已经暗下来了。

  萧峥心想,村里的人都是势利眼,自己要是有个一官半职,看他们还敢这么冷落我?

  可惜的是,在镇上整整干了七年,萧峥还是一般干部,也难怪人家不把他当根葱。

  萧峥从村委楼里往外看,空气中已经飘着一丝水汽,自己是开摩托来的,没带雨衣,再不办完事往回赶,就走不了了。

  萧峥忍无可忍,走到村长办公室门外,打算敲门。

  没想到,门从里面打开了。村长和那个水泥厂老板,有说有笑地走出来。

  村长瞧见门外的萧峥,一愣,故作惊讶地问道:“萧干部,你还没回镇上?”

  萧峥心里不快,但嘴上还是道:“刘村长,你让我在外面等着的。”

  “这样啊?”刘村长应付道,“今天时间晚了,你先回镇上吧。”

  萧峥说:“刘村长,我本来也不想留在这里,可今天我在矿山上发现好几处安全隐患,必须跟你们讲清楚啊。”

  凤栖村的石矿,前段时间连续发生安全事故,造成断胳膊断腿的惨剧,县里安全部门已经盯上了,万一要是发生死人情况,别说萧峥,就是分管副镇长可能都要吃处分,甚至有可能开除。

  还有今天来的路上,他发现公路上一处山体,因为矿山开采植被破坏,很容易出现塌方。

  这都不是闹着玩的事。所以,今天没有副镇长,萧峥也必须赶来。

  可旁边那个水泥厂老板却道:“萧干部,现在都五点多了,我们都饿了,我现在要请刘村长吃晚饭去,你有事情明天再来谈。”

  这个水泥厂老板也是一个势利的人,吃晚饭也不邀请萧峥,无非是觉得他是个小干部,请了也白请。

  萧峥不理这个水泥厂老板,道:“刘村长,这事情真不开玩笑。万一石矿再出安全事故,我们可能都要被问责,搞不好要吃官司!”

  水泥厂老板却说:“萧干部,你这种吓唬人的话,说给谁听啊?隔壁镇上的石矿,前不久死了人,还不是一样好好地开着?开石矿,哪有不出点事的?吃官司?吓唬谁啊!”

  这水泥厂老板的安全意识完全不行,还在自作聪明。萧峥想要再对刘村长讲,没想到刘村长也说:“萧干部,你也别尽拉着我了。你这些话,应该拉着你们金副镇长讲,拉着我们余支书讲。我们两个在这里皇帝不急急太监,有啥子用嘛!”

  水泥厂老板竖起大拇指说:“刘村长说得对。这事情,今天就这样了。萧干部,你别耽搁我和刘村长去吃晚饭,有客人等着我们呢!再见,再见。”

  说着水泥厂长护着刘村长往外走去。

  萧峥知道,在村里,矿山和水泥厂关系密切,水泥厂老板请村干部吃吃喝喝也是正常的事情。

  刘村长话都这么说了,萧峥再要拦着他们也拦不住,这只能怪自己没职务没地位,人家根本不鸟你。

  萧峥来到了村委楼房外面,天空已经开始弹落雨点来,萧峥一想到自己没有带雨衣,赶紧朝刘村长喊,想跟他借一件雨衣。

  然而,刘村长却像躲瘟神一样,一听他的声音,马上钻入了水泥厂老板的桑塔纳,一溜烟地开走了。

  雨猝不及防而来,这一下就是瓢泼大雨。萧峥只能等着,雨水太大了,将矿山上的泥沙冲下来,在村委楼房前汇成了黄泥汤。

  这一下,竟然下了一个多小时,雨点才稍微小了点。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女朋友陈虹。

  萧峥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今天是陈虹母亲的生日,说好了去给阿姨过生日的,他还在县城订了蛋糕,可因为安全生产的事情,都给忙忘了。

  萧峥忙接起了手机,解释:“陈虹,对不起啊,我还在村里,今天事情太多了。”

  陈虹的声音冷冰冰的:“没关系,我妈说了,让你不要来了。”

  萧峥忙道:“不行啊,不行啊,我已经订好蛋糕了。”

  陈虹道:“真的不用来了,蛋糕你自己吃。你就是来了,我妈也不会开门的。她听人说,你在镇上混得很不好,被领导安排到安监站工作,风险很大,如果矿山上出个事故,说不定就要砸饭碗。”

  “谁说的啊?”萧峥还是很珍惜陈虹的,“只要管得严管得好,就没什么大事的。”萧峥只能自己骗自己。

  陈虹却道:“好了,我们家要开始吃饭了,你在村里的话,再过来也来不及了,今天就这样吧。”

  说完,陈虹就挂了电话。

  萧峥默默看着简单的按键手机,心想,陈虹的老妈对自己有些误会,自己还是要去争取一下。首先,得去县城拿蛋糕,然后送上门去,对方或许会因为自己的一片真心,原谅自己迟到,并对自己重新认识。

  萧峥骑上了被雨水淋湿的摩托,上了从村里到县城的公路。

  下过雨的路面很滑,萧峥也不敢开慢,怕彻底错过了阿姨的生日。

  天色是黑透了,路面也是湿透了,萧峥小心地盯着前方,忽然他看到前方空中一道巨大的闪电,犹如一头蓝色电光凤凰。

  萧峥想到一个传说,这个“凤栖村”传说有凤凰来过。刚才的闪电,还真像凤凰神鸟!难道今天有凤凰降落村里?

  正这么胡思乱想,那闪电坠落下来,打在了一个山体上,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雷声,响彻寰宇。

  萧峥差点就从摩托车上震了下来

  好在他本来就小心翼翼,稳住了摩托的龙头,没有坠落。随之他又听到前面有什么重物砸落的声音。前面发生什么事?山体塌方?

  等萧峥放慢速度,骑着摩托转过一片山脚,忽然看到前面两道灯光照射过来,刺眼,定睛一看,地面上都是碎石,一辆省城牌照的奥迪A6,抛锚在山体下,好像被塌方的山石砸中了,车顶都陷下了一半。省城来的车子,萧峥更加重视起来。

  会不会有伤亡?

  萧峥赶紧停下摩托,一边留意着山体,一边跑过去。如果有石头砸下来,恐怕自己也要粉身碎骨,可前面那辆车子里肯定有人,萧峥是一名镇干部,不能不管。

  他一边跑一边喊:“有人吗?有人吗?”

  “有。”一个柔软的女声,回应中却带着痛苦,“我的车子被山石砸了,动不了。”果然是出了塌方事故,伤到女司机了。

  萧峥跑上去,模模糊糊中,也看不清车中人的伤势。萧峥便问:“你还好吗?能动吗?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得尽快离开。”

  这个时候,生命是第一重要的。

  女子回应道:“我被卡住了,动不了。”

  就在这时,山体上又一阵石粉掉落下来,显然二次塌方随时有可能发生。

  萧峥忽然想到自己要去女朋友家,还要去取蛋糕,自己在这里耽搁,后果也很严重。可是,他就是没法丢下车里的人不管。

  他赶紧跑到有人的一侧,用力拉车门,却拉不开,车体扭曲变形,车门卡住了。

  又是几块石头,掉落,砸在车顶,里面的女子喊道:“可能又要塌方了,你别管我了。死两个,还不如死一个。”

  萧峥心里也着急,但他冲里面喊道:“扯淡,我是镇干部,哪能见死不救。”说着,一声大喝,使出了蛮力,竟然一把将车门扯开了。

  里面,女子被安全带缠着,萧峥一阵狠扯,也扯不开,这时候,山体上方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萧峥脑袋一阵冷静,借着车灯,查看了下女子,然后道:“我要把你转个身,你要配合我,我抱你出来。”

  女子听到一个“抱”字,微微有些羞涩,可如今生命攸关,这些小节还管他干嘛。女子点了点头。

  萧峥搬动女子的身子,给她在车里转身,手碰到了她的身子,但他却完全没有任何顾忌。此刻,在他面前的,只是一条生命而已。女子的身体终于被转了过来,安全带不再缠着她了。萧峥赶紧抱住了女子,从车里拖了出来,向着摩托车的方向跑去。

  在他们刚刚离开车子的时候,“哐当哐当”的巨响随之而来,女子的车子被砸扁了,并很快被“活埋”了。

  萧峥将女子带到了安全地带,才发现女子的小腿受伤了,正在流血。萧峥道:“我要送你去县医院。但是,你得坐我的摩托车。你不会掉下来吧?”

  女子看看萧峥的脸,点了下头说:“应该不会。”

  萧峥上了摩托车,让女子也上来,她紧紧抱着他。

  此刻,远离了生死危险,萧峥忽然敏感地感觉到了女孩温热而柔软的身体,这让萧峥的脸微微有些发烫。还好,风一吹,便也不觉得了。

  到了医院,女子被安置在一辆板车上,送到了急诊。一阵忙乱之后,医生说女子并没骨折,只是皮外伤,打了破伤风,做好包扎,明天就可以出院。

  萧峥终于松了一口气,说道:“你没事了。”

  灯光下,他终于看清了女子的长相,瓷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竟是极其漂亮,但她的衣服是制装,虽然一番折腾,有些地方脏了,破了,但整个人依然显得很典雅,应该是职业女性。

  萧峥是有女朋友的人,他懂得分寸,不会多看。他说:“你现在没事了,休息一下吧。我要去我女朋友家,今天她妈妈过生日。”

  女子看着他,说:“那太不好意思了,耽误你了。今天谢谢你,你快去吧。”

  萧峥挥挥手,便出了医院,赶往蛋糕店。

  萧峥离开不久,女子就在护士的帮助下,去护士台打了个电话:“陆部长,您好,我今天运气不好,报到的路上遭遇塌方了,车子被砸了,我向组织报告一下。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是这里一个镇上干部救了我。”

  那边陆部长听了很着急:“省里派你到安县担任书记,是委以重任,也是重点培养,不能出一点点意外!我现在要求你,以后出入都要坐专车,不能再开私家车了!”

  陆部长的语气虽然严厉,但女子听到的更多是关心,道:“陆部长,我知道了。”

  “你在哪个医院,我立刻让市里派人去接你,到市医院好好检查检查,我要确保你安全无事!”

  “谢谢陆部长。”女子报了医院的名字,回到了床上,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当时被卡在车上的场景,那轰隆轰隆的巨响,还有那被砸扁的车子。

  要是没有那个镇干部,她大概就那样被“活埋”在上任的路上了。

  她靠在病床枕垫上,那个镇干部骨干又英俊的脸在她的眼前放大,他的眼睛黑亮之中还保存这一份单纯。

  她是欠了他一份情的,这份情肯定是要还的,至于怎么还,她还得好好想一想。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