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神奇透视眼
作者: 黑谷 更新时间: 2019-08-05

  过滤池很浑浊,跟泥潭里的污水没区别,但在他眼里,却澄清一片,池地有些什么,他看得一清二楚。

  “江乐,你能办到吗?”

  “你想着如何报答就好了。”江乐虽然没看到戒指所在位置,但冥冥中却有感觉要指引他戒指的位置。

  “嗯!”杨静脸有点红,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那事。

  “下午五点我就要到机场,就凭你一个人,绝对不能办到的?”叶若溪语气有些冷,连专业打捞公司给出的时间都至少三天,这还是耗费巨大的人力物力情况下。

  他一个渔夫。

  能做到什么?

  “没试过又怎么知道?事在人为而已。”

  话音刚说。

  噗通。

  江乐已经跳进水里。

  鱼塘他还真不敢这么下去,但这里是过滤池,有的也就只有池地的砂石,而且,他已经看到池地那枚闪闪发亮的戒指,就安静地躺在砂石里。

  “杨小姐,这件事就这样吧,我先走了。”叶若溪根本没指望江乐能找到戒指,但还没有走多少步。

  哗。

  江乐从水里冒出来,他将手里的东西往叶若溪扔过去,东西划过弧度扔到她衣服,接着掉到地上,发出金属的声音。

  这是枚铜质的戒指。

  “我的戒指!”

  叶若溪捡回来。

  这是她丢了的戒指,不会错的。

  “虽然我只是个渔夫,但别太小看人,说给你找到,就一定给你找到,再见!”

  江乐很洒脱走了。

  “等一下!”

  叶若溪想叫住江乐。

  江乐还是走了,这种瞧不起人的有钱人他是不想交集了,他还要借工具,将池塘那金杯给捞起来呢!

  “叶总,很抱歉,江乐他就是这样。”

  “我是真没想到他真能将戒指找回来,真是难以置信,要不是亲眼看到,说出去都不会信。”

  叶若溪有些苦涩。

  忽然。

  她想,要是江乐能够到她的打捞公司做事,以他那份惊人的感觉,很多解决不了的问题,极可能都迎刃而解!

  虽然很想追过去,但叶若溪知道,她要先去机场等飞机,回来再见这位名叫江乐的年轻,招揽回来,“江乐,我记住你了。”

  离开过滤厂。

  江乐往潜水器具的店铺过去,路过电话亭的时候,江乐捎了个电话。

  接电话的是个妙龄的女生。

  “江乐?你打电话来做什么。”

  正是江乐的妹妹,叫江婷婷,今年十七岁,正读高三,妹妹语气有些冷落。

  “婷婷,我只是想问候一下爷爷奶奶过得还好吗?”

  “呵呵,他们好得很,要是没事别打电话过来,还有,别叫我婷婷,咱们不是很熟,再见。”

  电话传来忙音,江乐心里苦涩不已。

  江乐母亲很早去世,江婷婷是江乐同父异母的妹妹,在江乐八岁那年,生父留了一万块钱给他就跟一个女人到城里去了,后来生了个女儿,就是江婷婷。

  “老板,我先走了。”江乐有些意气蹒跚,想想也是,谁想要个在乡下养鱼的哥哥呢?

  来到潜水用具店。

  “老何,给我点潜水道具用用。”

  店铺老板正在看新闻,摆摆手,“等等,我先看完。”

  江乐看过去。

  这是则整艘货船在海里遇难的事故,幸亏没有人员伤亡,但价值数千万的陶瓷却随着货船沉入海底。

  记者正在采访叶氏打捞公司的负责人。

  “呼,还好,没有伤亡。”

  老何松口气。

  他解释,他堂弟就在那艘船。

  “你要的东西都在仓库,自己拿吧,我得给个电话过去问问。”

  江乐到仓库。

  拿好潜水用具,临走前他稍稍看一眼电视,接着就愣住了,他分明透过直升飞机镜头那片海域里,看到那些藏在海底的各种锈迹斑驳的铁船!

  “天!”

  江乐自己都被吓到了。

  半夜。

  有了潜水用具,江乐很轻松就将金色杯子捞了上来。

  突然一个人影从旁边晃过去,江乐偷偷跟过去,这才看清楚来人原来是住在村子西头的张二蛋,这家伙整天游手好闲,不务正业,经常因为偷鸡摸狗的事进镇子里的派出所。

  “江乐,你手里拿的是什么,给我看看?”

  “嗯?我刚刚看到什么!”

  渔村。

  一个正在给鱼塘撒菜喂鱼的青年忽然瞪直眼睛,只见在他透视里,乌黑水质的池塘底都看得一清二楚。

  “怎么回事?我这是有透视眼?”熟读众多透视神剧的江乐瞬间狂喜起来,毕竟有了这透视眼,不提挣钱,光是看村里的女孩都够他这屌丝乐了。

  但随后事实证明他是想多了,当江乐看向其他地方,楼房还是楼房,石屋还是石屋,并没有透视。

  “偶然的?”江乐摇摇头。

  “嗯?”

  江乐回过头看鱼塘,发现又能看见鱼塘深处那些小鱼。

  不仅如此,他发现了块腐烂程度很高的烂肉,烂肉被卡在鱼塘深处,不少小鱼都围着那块烂肉。

  “难道我的透视眼只能看穿水底?”

  忽然,他看到鱼塘底部居然有一块闪烁着金色的杯子,“我艹!”

  江乐心脏扑通跳动一下,“这该不会是金做的古董吧?”

  当时就想跳下水捞上来,但鱼塘足有二十米深,没有潜水工具根本顶不到来回,要是被海草卡主,连小命都玩完。

  “得搞点设备回来。”

  鱼塘这块金闪闪的杯子,江乐是要定了。

  中午。

  吃过饭后,正准备外出到小镇租套潜水用具的时候,住在隔壁的杨静气喘喘来了:“江乐,这次你一定要帮我,不然我就死定了。”

  村里都以耕种、养殖为主,但杨静是个读过书的,目前在镇里一家水过滤厂当文员,长得漂亮,又温柔,是村里的一枝花,江乐是做梦都想娶到她。

  “杨静,怎么了?”江乐很上心问。

  “事情是这样的。”杨静娓娓道来。

  她是在水厂上班的,今天跟着领导勘测水质,见领导戴了戒指,有心讨好,结果不小心给落过滤池里,过滤池的水很浑浊,池底更是铺了一层砂石,别说找,连看都看不见。

  “成!这事我给你办了!”江乐直接点头。

  “阿?”

  杨静错愣,“江乐,你打算下水找吗?”

  “不然呢?”

  “那过滤池的水很浑浊,而且戒指丢在池地的砂石里,厂里那些老人给我说,想要找到戒指,必须先将水给抽干。”

  其实杨静来,是想江乐过去,等水给抽干了,再下到过滤池找。

  “交给我就是可以,你乐哥厉害着呢,你只管想好等我找到戒指,要不要以身相许。”

  杨静要他别闹,不过真要能在下午前找回来,以身相许是可以考虑的。

  两人乘搭公交车,很快便来到县里的工厂。

  见到戒指出事点,江乐知道为何杨静不相信他能找回来,过滤池太大了,不提长度,就这宽度,都超过三百米,茫茫大水池,寻找一枚藏在砂石里的戒指?

  而在过滤池旁边还刻着个牌子:水深十米,牌子旁边站着一位很有气质的女人。

  “叶总,你放心,我一定会将戒指给你找回来的。”杨静对气质美女歉意说道。

  女人摆摆手:“这不怪你,都是我,没拿稳,而且这戒指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戒指不值钱,但却是她母亲留给她的遗物,睹物思人,对叶若溪来说,戒指是无价的,然而,如今却落在水里。

  她做打捞公司的,很清楚在浑浊池寻找一枚戒指,其难度比在海底打捞万吨巨轮困难得多。

  “让我看看戒指在哪。”

  江乐走过来。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