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相逢
作者: 大橙子 更新时间: 2019-04-27

  天色渐暗,天边一片昏黄的彩云,只留了太阳的些许余光。

  梁浅言再一次拨通了方逸群的电话,依旧没有任何回音,她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拿出钥匙,推开了门。

  她依稀听到她和丈夫的房间里传来水杯打碎的声音,她狐疑地走了过去,门虚掩着,但是不妨碍她可以看到里面的景色。

  女人的衣衫解开着,露出**边的胸衣,手像八爪鱼一样紧紧勾着方逸群的脖子……

  梁浅言愣在原地,她转过身,靠在了墙壁之上,闭上了眼,眼泪顺着眼眶掉落下来。

  “妈妈,你和爸爸,今天会一起来医院看我吗?”这是她离开医院的时候,女儿的小手,软软地拉着她说的。

  尽管因为做化疗,女儿的头发都掉完了,可她笑起来的时候,仿佛可以将她融化掉一样。

  她擦了擦眼泪,什么都顾不上拿了,关上了门。

  方逸群并没有察觉到外面的动静,他使尽了全力,终于推开了女下属,冷冷地盯着他:“这样越矩的事情,我不希望发生第二次。”

  女下属叫林淼,也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容貌姣好,最主要的是身材,一贯就是男人喜欢的那种,又水灵灵的,在梁浅言看来,方逸群能和她有什么,也算是正常的事了。

  林淼怎么样都没想到方逸群这样直接了断就推开了自己,她今天来找方逸群,还特意喝了几口酒壮胆,她们方总在公司一向就是冷冷的,今天,她算是好不容易才寻到了这个机会。

  “你不喜欢我?”林淼不死心地问方逸群。

  方逸群摇了摇头。

  “那你为什么要推开我?”林淼再次问。

  方逸群盯了她数秒,才道:“我结婚了,你年轻貌美,有更好的再等你。”

  “可你并不快乐,不是吗?”林淼很是不服气,她不是没有遇见过梁浅言,她就是想不明白,自己有哪一点是不如梁浅言的。

  方逸群也没有说话了,他拿起了放在椅子上的西装,淡淡看了林淼一眼,走到门口,方才说道:“我会重新找一位秘书的,你回公司之后,就收拾一下吧!”

  “你回答我啊!”林淼依旧不死心,但是却没有得到半分回应。

  梁浅言看着方逸群和林淼一前一后出了她家的门,她才松了一口气,她们会去做什么呢?应该还是在家里不方便吧!万一被她发现了,也是够方逸群烦心的。

  她重新回家,收拾着女儿的衣物,可收着收着,眼泪却滴落了下来。

  梁浅言匆匆赶回了医院,女儿刚刚吃完药,她看着女儿,半晌没有说话。

  “爸爸呢?”方鹤问她。

  “爸爸……”梁浅言愣了愣,颇为掩饰地一笑,却说不出话来了,她满脑子都是那两个人,恨不得整个身子都贴在一起的画面,她强敛了敛心神,静静道,“小鹤乖,爸爸今天很忙,没有时间来陪你。”

  方鹤的眼神之中闪过一丝黯然,但她很是懂事,知道梁浅的辛苦,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趁着方鹤睡着的功夫,梁浅言才悄悄地遛到了楼道,强忍在心中的委屈终于是倾泻了出来。

  她点开一支烟,狠狠吸了一口。

  “你好好的哭就哭了,制造什么二手烟坑害人类?”

  梁浅言朝着那个声音看去,他正拄着拐杖,站在楼梯的下方,一脸鄙夷地看着自己。

  “关你什么事?”梁浅言冷冷地回复道。

  “你直接影响了我的康复环境。”林洲决定,他要誓死捍卫领地。

  林洲之所以选择用这个楼梯来最复健,就是因为这里的人比较少,他不愿自己一走一拐地样子被别人盯着,他已经在这里有一段时间了,但是这份只属于他的宁静被打破了。

  “医院是你家开的啊!”梁浅言正愁气没地儿撒,就冲着林洲嚷嚷道。

  等她嚷嚷完,自己却是傻了,她几乎都要忘了,她有多久没有这样说过话了,好像,她的生活,除了忍,还是忍,忍得她几乎就要没有知觉了。

  林洲的头发有些长了,他一垂下来,就直接盖住了眼睛,他用头发逢里抬起眼看着梁浅言:“人看着不咋滴,脾气倒是不小,你这脾气能和你人一样就好了。”

  梁浅言站了起来,她简直是懒得搭理林洲了,再和林洲说下去,可能就是浪费时间了,见过嘴欠的,只是不知道,有人的嘴可以欠成这样。

  “你站住,我话还没说完呢!”林洲跳着脚就要追上梁浅言,每天有这个一个女人来这里打搅他,那他以后都会觉得不美好了,他费尽心思寻了这么一块地儿,容易吗?

  梁浅言停住了步伐,冷眼看着林洲。

  “放!”她冷冷吐出一个字。

  林洲愣了片刻,她这是在拿自己当屁吗?

  他咬了咬唇,吹了吹垂下来的发丝:“我跟你说清楚了,以后这个时间段,这个楼梯你不能来。”

  “我为什么不能来?”梁浅言内心不服输的劲头此刻都被激发出来,她今天也是偶然来到这里罢了!原本也没有和林洲较劲的心思的。

  “因为这是我的地盘。”林洲很是用力地宣誓着主权。

  “你是狗吗?”梁浅言轻声问道。

  林洲愣了一下:“你什么意思呢?”

  梁浅言没想到竟然还有人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她轻轻一笑,附在林洲耳边道:“只有狗才分地盘的,你不知道吗?”

  “你……”林洲深呼吸了一口气,等他理顺过来的时候,梁浅言已经溜之大吉了。

  梁浅言很是不屑地关上了楼梯间的大门,心中不禁感慨,也只有那些玩艺术的,才会这么疯疯癫癫了。

  林洲怒气冲冲地跟着梁浅言,但是腿上实在是不便,等他推开楼梯间的门,早就只剩一个背影了。

  林洲扶着门,举起拐杖,恨不得张牙舞爪:“你记着,我记住你了。”

  幼稚!梁浅言轻笑一下,也就没有太当回事了。

  反而林洲因为这个事,颇有些不爽,回到病房后,就狠狠咬了一个苹果,怎么会有这么嚣张的女人!

  他就这样被人耍了?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