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一块儿地的事儿
作者: 归璨 更新时间: 2019-02-05

  盛夏的傍晚,虽然太阳已经落了山,但村子里还是热气腾腾,晚饭吃完走出屋门,感觉空气中一股闷热,令人难受至极。

  也或许是因为刚刚喝了酒的缘故,陈冬生此刻走在街上,额头上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淌落,本来说好的少喝几杯,可一喝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尤其是吴二黑那个老家伙,不断地劝酒,若不是镇上的孙秘书发话阻拦,只怕今晚陈冬生就要一醉不醒了。

  孙秘书,全名孙丹琳,一位实实在在的大学毕业生,现在在镇上担任着镇长秘书,陈冬生还指望着他给自己转正呢,一旦转正,陈冬生就成了西凉沟的一名正式委员,才有晋升村干部的资格,要是什么时候能成了赵德安那样,陈冬生也就算是出人头地了,哪还用得着看别人的脸色?

  今天晚上喝酒的时候,孙丹琳看陈冬生的那个眼神,可是让陈冬生此生难忘,还有她的玉手搭在陈冬生肩膀上轻拍的时候,陈冬生感觉到了她的温柔,舒服极了。

  但是吴二黑那老家伙可就数不出他的一点儿好了,他只顾着巴结孙秘书,对陈冬生却是冷嘲热讽。陈冬生又何时能看得起他,自家的婆娘李红梅不知道背着他和村里的多少男人搞过,绿帽子一天一顶都不够数的。

  今天的饭和酒都是吴二黑请的,陈冬生想想是吃他的就觉得来气。

  他醉意朦胧的继续朝西凉沟村的方向走着,这个镇子并不算大,就一条贯穿整个镇的主路,出了镇,距离村子就不远了。

  孙秘书和吴二黑还在饭店里喝着酒,完事儿后还要去唱歌,陈冬生知道孙秘书不会带着自己,索性就先告别离开了,若不然死皮赖脸地继续呆着,只会让孙秘书厌烦自己。

  正走着,陈冬生突然来到了一间店铺旁边,红色的门帘,门没有关,隐约看得到里面的情形,忍不住地吞了下口水,两眼冒着一丝亮光,朝着门口走了过去。

  他看上去醉,其实心里清楚的很。

  以前他来镇上路过这里的时候都是躲得远远的,全身发慌,尤其怕被熟人看见,却是经常地往里面偷瞄,偶尔看得到一些浪漫的场景。

  “哼,以前从来没进去过,今天老子豁出去了。”陈冬生嘴里骂咧一声,鼓起勇气朝门口走去。

  一直到跟前掀开门帘,乍然间隔着门缝看到里边儿沙发上坐着一排漂亮的女人,一个个都是身材窈窕,穿着性感,飘逸的长发,精致的脸蛋儿,尤其是那一条条白皙的长腿,看着着实动人。

  刚准备推开门进去,陈冬生的眼睛突然一亮,因为他看到了一个熟人。

  “张佳涵,她怎么会在这儿?”

  陈冬生心里紧张地立马缩回了手,暗想着老子好不容易进来一回,还能碰到你。

  此刻的张佳涵正在柜台旁边站着,陈冬生装出找人的样子走进去,直接来到了张佳涵的面前。

  很显然,张佳涵也惊了一跳,没想到在这儿能遇到陈冬生。

  她今天的穿着和平日差距甚大,一身旗袍,胸口拉的很低,两条细长的美腿映现在陈冬生眼前,看得他一阵心花怒放。

  “佳涵,你怎么在这儿?我准备回家,你要一起走吗?”陈冬生靠近她回神问道。

  “恩……走。”

  不走还等什么,难道还要说继续在这儿等客人?

  出了门,张佳涵走在陈冬生的身后一声不吭,不大会儿,陈冬生突然说道:“佳涵,放心吧,你的事儿我不会说出去的。”

  “哦。”张佳涵回应的声音很低,因为她心虚。

  张佳涵,张平贵的女儿。张平贵正在和吴二黑争一块儿地,今天吴二黑在镇上请客,也是为了那地的事儿,本来这也不是什么大事儿,但吴二黑的老婆李红梅总喜欢叽叽喳喳,赵德安都已经平了两回乱了,可还是不管用,最后都把事儿闹到了镇上。

  孙秘书是镇上派来调解这事儿的,村长赵德安恰巧有事,村支书卢大伟又没空,最后只好派陈冬生来旁听了。

  张平贵这个人太过实在,你问他一句话,他三天蹦不出一个屁来,就连说几句好话都不会说,让人看着都着急。

  陈冬生在前头走着,多希望这个时候张佳涵能跑过来搭句话,不说报答,就是感谢的话也行啊,毕竟帮她隐瞒这么大的事儿。

  一直走到村里,她都没有主动一下,真是个不懂情趣的女人。不过陈冬生也正是因为她的这脾性,才更加有期待。

  如果今晚换做是李红梅那个骚蹄子,早就像个哈巴狗一样得跑过来犒劳了,让她干嘛她就乖乖的干嘛,要敢不听话,分分钟把这种事儿说出去。

  打心底讲,陈冬生是希望这块儿地分给张平贵家里的,因为那吴二黑和李红梅两个实在太欺负人,早就看他们不顺眼了。

  再加上今晚看到张佳涵的如此遭遇,更觉得张家可怜。

  送着张佳涵回了家,陈冬生越想越气,趁着酒气弥漫,他突然在前面的路口一转,直接朝着李红梅的家里而去。

  这会儿他汉子吴二黑还在镇里潇洒,一时回不来,正好是个教训骚蹄子的好机会。

  陈冬生来到她家门口“彭彭彭”的几声敲响了大门。

  不大会儿的功夫,屋子里传出了一声冷里冷气,透着不耐烦的声音:“谁啊?把我家门儿都敲坏了,别敲了。”

  陈冬生继续猛敲,也不搭话。

  大门打开,李红梅看到了门口的陈冬生,脸上的表情立马就变了,毕竟陈冬生也是一个临时委员,不同于寻常百姓,她心底不管怎么想,明面儿上还是不敢得罪的。

  “哎呦,原来是冬生啊,看我这张嘴,对了,我家二黑呢?没跟你一起回来?”

  “他还在镇里陪孙秘书喝酒,我先回来了。”

  陈冬生说着话,便往她家里的方向走,李红梅配合地主动让开一条道儿,让他走了进去。

  “冬生,快和嫂子说说,那块儿地的事儿怎么样了?”

  进了屋,李红梅“本性大发”,一边娇娇地念叨着地的事儿,一边就主动往陈冬生的身上凑!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