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作者: 烟硝 更新时间: 2016-01-09

  刘铎他们走了之后不久,方丈让执事小僧敲了集合钟,大小僧侣都来到了念佛堂。北侧三个蒲座上分别坐了三个人,正中一位是住持虚静大师,左手边维那僧虚空大师,右手边上座僧虚尘大师。他们面前跪坐了三五十位僧侣。

  住持大师看大家都已入定,便开口到:“众僧,今日可能已有耳闻,本寺一直隐藏了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那就是本寺一直以来秘传了一味灵丹,每年只有十二颗,可治疗大病小痛。因事关重大,因此一直以来只由方丈一人掌握,如此传承已经上千年了。不想今日为外人所知。大家切勿妄加猜度。现在我期望大家与我一起保守这个秘密,等到我们都圆寂了,这个秘密仍旧由住持一人传承。”

  虚空大师转头看了一下住持:“住持师兄,既然如今秘密已经公开,这灵丹就应当拿出来由你、我,还有虚尘师弟共同管理。”

  方丈大师道:“这件事我严格按照寺规处理,理应由我来管理、承担。今天通知大家过来,这件事就按现在说的办。大家以后不要讨论此事,不能说与别人听,有违者,杖罚伺候。”

  虚空大师还想说些什么,看看下面众僧都唯诺诺端跪坐着。再看看虚尘大师,微低着头,一动不动,好像这件事与他半点关系都有。虚空大师也只能暂且作罢。

  再说这胡癞子出了寺门,在下山的一个拐角处等到了刘铎,两人边走边合计。现在方丈已经承认有灵丹这一说,但貌似方丈软硬不吃,大事成不成,后面就看虚空大师的了。

  晚上佛经吟诵完毕,虚空喊上虚尘,说一起去见方丈。虚尘原本不情愿去的,虚尘在寺庙里主要负责僧人戒律,他知道虚空拉他去一定是谈论灵丹的事。但虚尘本性温润,不太懂得拒绝,就随着虚空一起来到方丈的禅房。

  方丈见两位师弟过来,直言道:“你们不必说了,这灵丹之事没得商量。”

  虚空说:“今天在念佛堂,当着众僧的面,我没有多说,不过,这等大事,均应由我们三人共同决定,现今我们传承灵丹,一则可以为百姓填福,二则可以兴旺香火。”

  方丈道:“这件事没有想象的简单,这也是为何千年来,所有住持都恪守着秘密。”

  虚空见方丈依然固执己见:“事情应顺势而为,天地不同,事情结果也不同,你的做法已经不合时宜了。现在,你觉得这还是你一个人的秘密了吗?虚尘师弟,你倒是说说话啊。”

  虚尘依然不作表态,方丈道:“也许天数如此,不过只要我在一天,这件事就不可能改变。你们回去吧。”

  回来躺在床上,虚空琢磨,方丈至今已经掌握全寺十余年,一直大权在握,虽然自己是个维那僧,管理寺中所有庶务,但处处受限,且方丈做事低调,这些年寺院也没有大的建设,香火虽不断,却也谈不上兴旺。这次他不跟我们合作,他不仁在先,就别怪我不义。想这寺中也有些个和尚,对方丈不待见的,不如乘此机会,罢免了他的住持位置。

  一觉醒来,天色已经大亮。一场大的变革已经在虚空心中酝酿。僧侣的生活无非是念经打坐吃斋。等到晚上念完经,这时候,天上星星挺多,知了已经不叫了,没有风。虚空大师喊了几个心腹小和尚在殿前的大树底下,说是论经。这几个和尚平时就与虚空走的近,这会儿虚空已经开始宣扬他的理念。

  虚空大师说:“我在寺院里生活了三十多年了,这么多年来,苦读佛经,现在是坐着维那僧的职位,虽然我寺现在还是一个小型寺院,但我一直想带领大家把它建设成为一个大型的寺院,在佛教中占有一席之地,让以后从我们寺院走出去的僧人,都是大师,可与人论经讲佛,而不只是像现在这般靠边站,唯有听的份。”

  “然而,我们寺院最近这一百年都没怎么发展,你们看我们的藏经阁,这几年都修葺过三次了,只要下大一点的雨,挂大一些的风,就会漏雨,怎么来保存我们的佛经宝典?”

  “我们的住的房子,更是糟糕,这么多人挤在一个房间里,基本的生活保障如此,怎么能让我们安心念经打坐?”

  要说僧人的生活,确实比较艰苦,几个人挤了一间房。想那夏日时,但整个房间仍然像蒸笼一般,根本待不住。前些日子,最热的时候,有几个和尚夜里实在睡不了,偷偷跑到外面,睡在殿前大树下,正巧被起夜的方丈看到,还把他们训斥了一番,赶回屋里。

  “还有我们吃的,这一个月,天天吃白菜,地瓜。我请示方丈好几次了,说我们能不能换换口味。虽说出家人不应该过分的追求衣食住行,但基本的生活还是得有些改善哦,你们说是不是啊?”

  几个小和尚也叫苦连篇,随声附和,感觉这种日子没法过,天都快塌下来了。

  “其实,我们现在有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们寺院秘传的灵丹,能治百病,如果这事民众知道了,我们既可以为百姓造福,又能兴旺我们的香火。等到香火兴旺了,我们可以拿出一部分资金进行寺院修扩建,改善众僧生活条件;再资助选派僧人到各大名寺论经交流。我寺兴旺发达指日可待。到那时候,你们肯定都是得道高僧,受人敬仰。”

  众小和尚听得天花乱坠,不过其中一个叫慧能的小和尚,说:“不过现在方丈好像对灵丹的事,要我们守口如瓶,况且,他说一年一共才有十二颗。这件事,怕是不能按照师叔的想法来做哦”

  虚空大师说:“不错,方丈大师不以全寺利益出发,独断专行,严重阻滞我寺的发展。”

  几个小和尚在一旁叹气:“那该怎么办哦?”

  慧能说:“要是师叔做了方丈,就好了。”

  虚空看了看慧能,心想,这慧能脑瓜子蛮灵光的,便说:“其实,不瞒大家说,今天请几个过来,既然方丈师兄一意孤行,不如我们重新推举方丈,带领我们把明觉寺建成一代名寺。”

  几个小和尚互相看看:“如果真要推举新方丈,当让是虚空师叔莫属。”

  虚空对众僧说:“此事为时过早,今天之事,大家要暂时保密,各自回去,看周边的人,时不时,可以做做对方思想工作,这等大好事,我想大家都应该会愿意的。”

  各位和尚都心血澎湃的,感觉光明的日子就快来临,回去睡觉不提。虚空又来到虚尘的僧房,虚空正在打坐,虚空敲门进来,又与虚尘如此这般讲了一通,他知道,现在这个寺院里,他们三个人最有资历,要想推翻现在的住持,必须取得虚空大师也就是上座僧的支持。

  不过这虚尘从小潜心佛经,真正出家无家,从未与人有过争论,一切看空。所以,这虚空三番五次找他,他都没有做过任何表态,今天也是如此。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