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作者: 烟硝 更新时间: 2016-01-09

  要是今天晚上,你还在集镇上的话,你肯定能听到“叮叮当当”的声响,这声音已与前些日子不同了,前些日子满耳都是“哒哒哒哒”的,时密时疏,让人心神不灵。现在的声音至少不特别像噪音,容易让人入睡,其实镇上大部分的人都睡觉了,永久的。现在就剩下一个人,他干完今天的活也要去睡觉了,有点迫不及待。

  这声响是他用锤头敲打着铁凿刀在石头上刻字发出来的,石头原本是寺里供奉的菩萨像下面的垫石。最初的时候,他把这一年来发生的事都写在了一堆纸上,按顺序从上往下叠好。后来他自己阅读了一遍,认为里面形容修饰语太多了,容易给人造成这些记录是编造的错觉。于是,他又弄来一些锦布,把纸稿进行删减,如第一段,他就改成了:“刻字发音,不同往日哒之声。”锦布书写完毕,他分别用大小盒子把纸稿跟帛书装起来,埋在院子的墙根处。

  这一切办完了,他又不确定这两个盒子能保存多久,所以,他又想不如在石头上把这书给刻下来。其实他自己也说不上是什么动力让他把这一切记下来,反正他就四处寻找,最后只在一片狼籍的寺庙里找到这块石头。他把它扛回家,走在路上的时候,听到自己踩在地上发出急促的哒哒声,赶忙滕出一只手扯下一块衣角往耳朵里一塞,闷头往家跑去。想来这千把斤的大石头跟纸糊的一样,要在一年之前,谁也不会相信。

  石头扛回来之后,他思考着还得把锦布上的文字进行删减,以确保能在石头上把字编排下来,且要清晰可辨。所以,经过好几次的删减,最终就行成现在的石头书稿,全书四个大字:“茵果无存”。

  在石头上刻字的是个秀才,姓陆,也是镇上少数几个读书人。陆秀才尚未娶亲,他把大石头悬在梁上的位置,然后整了整衣服,他知道自己时日不多,微微闭上眼,感觉完成一件重要使命,但这件事本身有无意义,他自己也不知道。不过一切都已刻录在石头上,而碑文记录的事情要从一年前说起。

  一年前的小镇平常无奇,但对王启原家来说却不平常。他家七岁的儿子十几天前得了一个怪病,吃不进东西,吃什么吐什么,眼看着一天天瘦下去,把王启原夫妻给急坏了,到处求医找方子,一直不见好转。

  这天刘家婶子跑来跟他们说,去镇北寺庙里求个愿,听讲有造化的人能得愿以偿的,相当灵。夫妻俩一合计,不妨去求一个,反正眼下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夫妻俩急勿勿出了北城门,沿着山路走了约摸三刻钟,抬眼看到一寺庙院落,前门天王殿的中间门扁上三个金色大字“明觉寺”。没人知道明觉寺存在了多久,早些时代,集镇还是三五户小村落,就有人报官府,获批后在这半山腰搭了个小庙,经过近千年,镇子有了现在几百户的规模,明觉寺也几经修葺扩建,前后三进,三五十来号僧侣。

  夫妻二人径直来到第二进大雄宝殿,跨过高高的门槛,殿内一片肃静,那妇人从未到过这地,救儿心切,等不到那个执事小僧敲磬,就往蒲团上一跪,哭着说到:“菩萨救命,菩萨救命,救救我们家小孩吧……”弄的执事小僧不知如何是好,一不小心,连敲了四下,刚好被住持长老在殿后听见,转过左厢房,来到正殿之上,问那执勤小僧。看到启原夫妇在大殿上哭求菩萨救命,遂问了缘由,王启原一五一十把情况给方丈讲了一通。方丈沉思了片刻,拱手到:“施主,请随我来。”

  长老进入禅房,不久拿出一个小纸包,小声与王启原夫妇说,“回去用温水给小儿送服,一日转好,三日痊愈”夫妇俩连连作揖,想磕头感谢,被长老扶住,又说:“此丹效果全靠你们诚心,若讲与别人听,哪怕半句,也便不灵了。”夫妻深信不疑,谢过方丈,出了山门,在山门处能看到整个市镇全貌,镇子呈方形,有南北两个城门,南门连着官道。镇内主要有三条主干道,南北纵向的承天门街,连接南北城门,横向两条把街坊分开成几块,从山上看下去,这市镇像透了一只乌龟,不过二人无心观赏,只想着回家给小儿喂丹。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