契子
作者: 雅春李杰 更新时间: 2016-01-27

  走出中组部的大门前,陈志国在回廊的壁镜前站了一会儿,镜子中那个中年男人似乎不是自己,而像一个醉汉,满脸通红,额头上也布满了细密的一层汗珠。还是不成熟呀。他轻轻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时间已经下午四点半,他决定不回单位了。用纸巾擦去了汗珠,整理了一下领口,步履轻快地走出了大门。

  北京正处在秋天这个最好的季节,天空蓝得像要把一切都溶解了。因为中组部地处繁华的西长安街,院外不好停车,院内停车要提前报车号预约。作为司局级干部,又是进行任职谈话,陈志国就没有带车来。出到大街,陈志国往前走了一段,这才站到路边招手拦车。好在还没到晚高峰,等了大约五分钟,他终于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当他说直接开到天城农贸市场时,司机不禁回头看了看他,笑着说:哟,哥儿们怎么看也不像买菜做饭的人,敢情是检查工作?

  陈志国也笑了:难道买菜做饭还有专门的模样儿?

  司机说:还真是!人分等级,事有门类,都是对上号的。别说您拿着公文包,就算您不拿公文包,一看也知道您是个当官的。

  陈志国今天心情好,回说:师傅眼力架不错,但您也有错,既便是公务员,也是人吧,谁还免得了买菜做饭呀?

  司机好像知道他会这样回答,早拿话给他准备着了,回答说:嘿嘿,要说错,也许会有,但这错的不是我,是社会。这年头还有几个当官的是自个儿买菜做饭啊?

  这倒是实情。陈志国的眼前立刻像放电影般的涌上些请吃宴会、保姆做饭之类的影像。但他今天心情爽朗,自己轻轻地摇了摇头,不回司机话了。

  和老婆苏亚娟总在超市买菜不同,陈志国哪怕多走一段路,也喜欢到北京已经越来越少的农贸市场去买菜。这当然不仅仅是农贸市场的菜更加新鲜和便宜,关键是菜贩们都是些进城的农民,三言两语间,社会生活的许多真实信息就都接收了。这实际已成了他了解民情的一个窗口。笑谈之间,既买了菜,又了解了民情。比在超市里单纯购物不知强多少倍。

  把菜买回家,陈志国就在厨房忙起来。突然想起还没通知老婆,便特意用家里的座机给苏亚娟打了个电活,叫她别参加应酬,今晚下班就回家吃饭。

  苏亚娟略微有点诧异:怎么?那件事有消息了?

  陈志国咯咯地笑了笑,故意装怪说: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

  苏亚娟被问住了,口吃起来:今天,今天嘛……,呃,快说,我还真想不起来了。

  陈志国好像看见苏亚娟窘迫的样子,不禁自己先笑起来:哈哈,今天是秋收,这么大的事你居然敢忘!

  所谓“秋收”,是两人给房事取的别名,意思等同于“缴公粮”。

  苏亚娟放低了声音,但口气却是一如既往的强硬:去!我这有人。你就等着吧,回家再给你算帐!

  陈志国和苏亚娟两口子虽然都是司局级干部,但他俩和一般的官场夫妻还不太一样,两人不仅是同乡,还是大学的同班同学。说起来,苏亚娟还比他大三岁,属于“女大三,抱金砖”的那种民间热捧的婚姻模式。两人之间可说是根根底底都门儿清。更重要的是,两人还是从政路上最亲密的朋友。虽然苏亚娟比陈志国更加现实,对官职和权力的追求也更为感性。但两个人却都能开放心胸,坦诚相待。没有不能说的话,没有需要瞒的事。也因此,两个人在情感上始终相互忠诚,相互包容。一路走来,互相鼓励,互相搀扶。总是让同学中对他们的离婚预言屡屡破产。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两人从谈恋爱开始,一直到现在,女儿都上大学了,不但两个人的感情始终保持着极高的温度,而且对互相的身体依然保持着向往与期盼。一个已经四十好几,一个已经接近五十,可每次“秋收”还是干得热火朝天的。

  就像约好了似的,等陈志国的菜摆上餐桌,苏亚娟就开门回家了。看见陈志国把平时舍不得喝的蒙达诗葡萄酒也开了瓶,她就知道自己的估计没错,一边挂包一边问:

  志国,那事儿真的定下来了?

  陈志国把老婆让进座,自己也坐了下来,把盛着宝石红液体的大肚酒杯恭恭敬敬地呈给苏亚娟,认真地看着她,这才说:

  真的定下来了。今天是组织部地方局的刘局找我谈的话,去西川省的唐州市,任市委书记。月底就报到。

  唐州市?不错啊。我还以为会把你发配到青藏高原呢。听到是西川的大市唐州,苏亚娟也有点惊喜,高兴地说。

  什么叫发配呀?瞧你这话说的。陈志国有点不高兴了,但他还是忍住了,把提高了的音调又降下来:亚娟,你知道的,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争取到的。

  是的。苏亚娟当然明白他话中的意思。从某种意义上说,她甚至比陈志国还要更加珍惜这一次的机会。苏亚娟知道,这一次的地方与中央的干部交流任职计划,是我党干部组织史上的第一次。它不同于以往的挂职下放,这种任职是正式的组织调动。整个干部交流计划名义上是对中央和国家机关的所有正司级干部开放,自愿报名,组织选用。但因为选择的要求严,标准高,全国一共只选用六十六个人,是培养未来高级干部的一次崭新尝试。因此许多人都把这次的机会当作驶入提拔升迁快速道的一次良机。

  这次央地干部交流计划中,调任职务的原则是:去中西部的任市委书记,去东部沿海的当政府市长。虽说都是党政两个序列的一把手,行政级别一样,但在中国的官场,市长比书记其实要矮一头。市长只能算老二,书记才是老大。最关键的是,在目前的体制下,只有老大才能真正按自己的想法去做点事情。苏亚娟和陈志国当然明白这种差异性,因此,当陈志国在报名表上填志愿时,两人对此还斟酌了不少时间。最后,陈志国义无反顾地写上:中西部。同时服从组织分配。当时,苏亚娟就对他这种指向性太明的填写还抱有一些疑虑,认为这多少有一点向组织讲条件的意味。当然,陈志国并不赞同苏亚娟的这种看法,在他的心里,始终认为中西部地区才能真正代表中国的现实,只有中西部搞好了,中国才算真好。因此,到中西部去,不但在职位上更易实现自己的理想,而且在实质上也更具有挑战性。所以,这个要求与向组织上要官要权一点关系都没有。没想到组织上的决定竟然完全实现了这一切。可以说,去唐州任市委书记,是完全满足了陈志国的志愿和理想。而且,唐州市六县两区,五百八十万人,全市总产值上千亿,财政收入上百亿,不但是西川省有名的大市,既使在全国也有不小的名气。指派到唐州市任职,已经大大超出了两人原来的期望值。

  苏亚娟摇了摇杯中的红酒,一股地中海阳光气息的葡萄果香立刻在屋里弥漫开来,她看着陈志国深情地说:

  志国,我知道你一直期盼着这一天,你三十九岁就提了正司,已经当了七年的正司长,其间,不但上过国家行政学院的特别青干班,还上了中央党校的省部级干部班。到湖北挂职回来也有两年了。你的内心里一直盼望着早日登上一个更大的施展才能的平台。也因此,你把这次的调任看得很重。甚至认为这是实现你的政治抱负的最后的希望!老天不负有心人,这次的机会终于给你了,让你终于有了一次真正实现自己理想的机会!为此,我真诚的祝贺你!来,干一杯!

  说着,想到两个人一起度过的风风雨雨,苏亚娟感到眼睛有点发潮,一仰脖,将杯中酒干了。

  陈志国听着老婆由衷的话语,心里顿时也感概万分。他也一个后仰把杯中的酒喝净了。正想张口说话,苏亚娟对着他摇了摇手,说:

  志国,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关系,我一定会全力支持你。这一次,我苏亚娟绝不会拖你的后腿。说实话,虽然我们两人都一起在官场上奋斗,我现在也是既有实职也有实权。但是,我知道,无论从什么方面比,我都是不如你的。我的官路也到头了。咱们家真正的支柱还是你!咱们家未来的希望也是你!

  陈志国知道,苏亚娟说的都是心里话。虽然,老婆的名字显得柔美,内在却是硬碰硬的烧火棍脾气。一路走来,没少吃亏。尽管得到了她所在部里老部长的赏识,在老部长退休前,亲手将她从副司级提拔上了正司级,也安排到了部里最大也最有实惠的事业中心去当了党组书记兼中心主任。但她那强势的性格和大刀阔斧的工作作风,在那个原本是养人揽事的事业中心里,得罪了不少人。因此,新部长上任后,她的日子就不太好过了。

  尽管如此,陈志国还是坚决地说:亚娟!你可千万别自贬自弃!我们两人前面的路,可都是一样长的!没有什么我的长,你的短的!

  不!苏亚娟说:志国,你不必安慰我。如果连这点道理都还不明白,我在官场二十多年的打拼就真是白费了。更不配做你陈志国的老婆!其实,我是想对你说,你一定要记住,你的前路上还寄托着我苏亚娟的全部希望!我要你以我们两个人的感情来加倍珍惜这次机会,今天以司局级走出去,明天,坚决要以省部级再走回来!

  亚娟!你怎么能够这样想?要说我想承担更大的责任,这倒是实话。但我陈志国决不是为了自己的小家利益到唐州去的!更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而奋斗的!陈志国完全不能同意老婆的这种说法与观点。他的声音不禁大了起来。

  苏亚娟伸出一根手指按住了他的嘴巴,动情地说:志国!是我说错了。对不起!其实,在这种时刻,我只是想要你知道,你就放下一百个的心,为了理想,大胆去干吧!假如你真的被现实打败了,没关系!这个家永远是你最坚强的后盾!只要有我一把米,你就不会没饭吃!下半辈子,我养着你!

  陈志国怔怔地看着老婆,原本挤到喉咙口上的一些话立刻烟消云散,心里的涛天巨浪终于掀翻了眼帘,两行热泪一下子滚了出来,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立即下载